www.882828.com > 玄幻小说 > 画道封天 > 第0463章 噬天魔狼
芬里厄,噬天魔狼,为阴谋之神洛基与女巨人安格尔伯达第一个孩子。因其实力强大,为阿斯加德所不容;被诸神锁在寂灭崖之下。

    ——《中天宇宙秘典暗夜殿卷噬天魔狼篇》

    入世即罪恶?生死不由己。

    点燃不甘念,神王口中米。

    阿斯加德,寂灭崖。

    寂灭崖坐落在阿斯加德西北的边沿地带,这里关押着一些重型要犯。当然在整个阿斯加德有此资格“享受”这一地方的只有两个人。一是火神洛基,而另一个则是其长子芬里厄。如果说洛基被关押是“罪有应得”;那芬里厄被关于此的理由就有些牵强了,因为他的罪名是:长得丑,别人说他是祸害。不错,就是这样!

    一则从奥丁口中宣布的预言,一副强大的身躯成了芬里厄的罪过。夜已深,六道三米粗、诡异的锁链汇聚在石屋中心化着一面铜镜,那面铜镜发出微微的毫光,牢牢地把趴在屋子中心的小白狼笼罩。

    咋一看也没什么特别之处,也只有那年那些动手的人知道,这代表什么。诡异之锁,锁尽世间所有的不可能。

    突然,白狼芬里厄缓缓的睁开眼睛,静静地望着眼前这位白衣男子。而白衣男子也在静静的看着他。一狼一人就这样各自都不说话静静的对视,直到石屋上方那扇小窗布满了月光。

    “你父亲被奥丁追杀。”白衣男子轻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芬里厄没有开口,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对方,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“你的父亲虽有神行之靴,但终究无法脱离那两只乌鸦的监视;所以无论他跑多快都会被慢慢的追上,这个你应该清楚。”白衣男子没有在意芬里厄反应,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芬里厄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是我把他从这寂灭崖救出去的。”白衣男子脸上开始有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哼!”芬里厄轻哼一声,接着又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“在阿斯加德,对于我来说彩虹桥不是唯一的出口。”白衣男子明白芬里厄的怀疑,轻声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父亲的朋友?”芬里厄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是敌人!”白衣男子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去救他?”芬里厄微微一抽嘴角,露出一颗雪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奥丁也是我的敌人。”白衣男子又笑了。

    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哪怕这位也是敌人?”芬里厄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至少火神洛基对我没多少威胁。”白衣男子毫不介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条件。”芬里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与聪明的人说话果然比较容易。”白衣男子眼中的笑意更浓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,你既然来了,而没被发现。说明你有这个把握,至少可以试试!父亲大人当年拼死保住我兄弟还有小妹的性命,芬里厄岂不知他的苦心?众神之王,哼!好一个众神之王奥丁。”芬里厄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有你这句话就够了。”白衣男子心中一喜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芬里厄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理解火神洛基的苦心,我很欣慰。所以我改变主意了。”白衣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芬里厄又搞不明白眼前这位人族的青年人玩什么把戏,于是干脆闭上嘴,让他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条件是如你能够成功脱困,你要保护好你的父亲。”白衣男子说出一个不是条件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事,说你的。”芬里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这样说,那我就没有条件了。”白衣男子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个父亲的敌人,就因为奥丁也是敌人。便可以在救过父亲后再来救自己?而条件是要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家人?这个人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芬里厄猜不出来,而猜不出来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说话,等待对方的解释说明。然而这次他失算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帮你解开诡异之锁,但不能完全解开。因为你在此比出去更有作用。”白衣男子令芬里厄失望了,他没有接着解释他所提出的条件;反而开始安排接下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芬里厄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哪怕是噬天魔狼也不愿意一直呆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之内,这简直是一种煎熬。要不是这位白衣男子的到来,到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火神洛基也没关押在这里受过苦。这也从侧面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这座寂灭崖的诡异之处。短短不过千里,两位主神级别的人物居然无法感应到对方的存在。这的确是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眼前这位白衣男子说是帮自己的父亲逃走,芬里厄半信半疑。他在等,等对方能否解开自己身上的封印。如果他真滴办到了,那说明这一切都是真的。如果不能,他来这里忽悠自己有何用意?所以芬里厄听白衣男子自称可以解开“诡异之锁”、救出自己的父亲等等一系列的话。他都保持得极为平静。现在就要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帮助自己脱困了,然而这位又来句让自己等着……。

    “你的出现,必将会让奥丁戒心大起。对你父亲现在所谋之事百害而无一利,我想你应该了解一些你的父亲。被逼至此,他会坐以待毙吗?”白衣青年一边解释,一边开始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看着那白衣男子手指尖上的五彩霞光,感受到身上压力的锐减。芬里厄知道,这人真的是来帮自己的。那么父亲的事情也应该不会有假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放心,你不会在此等待太久!”白衣男子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敢问尊驾大名?”芬里厄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一凡。”那白衣男子微微一笑道。

    诡异之锁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想要打开极其困难,但对于拥有四大元素精灵使本源之力的参考、自身又为元力的白一凡那要容易得多。例如:诡异之锁上附件之一猫之脚步声。由于猫族极为轻灵、速度又是极快;就算神灵都难察觉到它的脚步之声,轻的很,快的急。在你不注意之时便一闪而过。快得连向空间传播声音的机会都来不及,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拥有风之元素精灵使希尔芙的本源后,白一凡不需要听,而是靠识海的烙印准确地扑捉到那一瞬间的空间波动,利用风元素之间的气流运转解开了“诡异之锁”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诸神黄昏降临之际,便是你现身之时。”白一凡消失在石屋内,但芬里厄的脑海中却传来对方的神识传言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芬里厄明知对方无法再听到什么,依然开口对着石屋四周回应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尤克特拉希尔,永夜之地。

    身旁的钢铁之林快速的向后飞驰,几乎见不得一个完整,全部化为一片片的虚影;但洛基依旧不敢有丝毫停留,可恶的富金连续三次准确地找到的藏身之所。还好有神行之靴,要不然洛基可以肯定自己早被奥丁重新拿住,再次被关押到寂灭崖上去。寂灭崖!洛基只想想便是一阵心悸。

    突然,在他头顶的上空,一团巨大的黑暗快速地向这边笼罩过来,洛基见状,一声咒骂转身调整方向便跑。纵观他这一路的逃亡,如不是这样时不时地改变方向,恐怕他被奥丁追上已经不是三次,而是三十次、三百次了吧?毕竟奥丁也不是吃素的,人家也有速度极快的家伙式。那就是八足神兽斯莱普尼斯。

    来来回回成Z字线路逃命,最终还是被对方看穿了。毕竟这招已经使了太多次了,洛基也是实在没招了。

    “呼!”一阵狂风迎面扑来,火神洛基知道自己再次被堵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兄弟,你还真能跑啊!”斯莱普尼斯上,奥丁手使永恒之枪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?哈哈,老东西,你也有脸说你是我的兄弟?”洛基现在是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阿斯加德对你不薄,你接二连三的不识好歹、胡作非为。束手就擒吧。”奥丁一抬手中的永恒之枪,顿时雷电大作起来。把整个永夜之地照亮大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在这与他废话,赶紧逃命要紧!”就在这时,一个十分唐突的声音忽然想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洛基一听那个声音,顿时大喜。也顾不得奥丁了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奥丁闻言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!”说话之人嘿嘿一笑,紧接着便消失在奥丁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奥丁见状气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三米之外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骂人是不对滴。”奥丁见洛基在此逃走,自己又被一个白衣男子拦住。还没动手呢,那家伙便消失在自己眼前。问题是这突然之间他又出现在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呼,你以为洛基逃到冥界海姆就算安全了?”奥丁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我是不知道,我就知道我现在想揍你一顿;要不是我很忙的话,都像打得你妈都认不出你来。”在奥丁说话之间,那个身影异形换位到他的左侧,一只脚对着奥丁的屁股就踹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,不知道死活!”奥丁一声冷声,也不扭头伸手抓向那踢过来的脚裸。

    “不是和你说了吗,我很忙,再见!”令奥丁郁闷的事情发生了,这看似凶猛的一脚居然是虚招。那道身影嬉笑着在他的身边消失得无形无踪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洛基的同伙。那洛基果然是偷拿了智慧之泉!”被调戏奥丁倒没怎么放在心上,令其愤怒的是。这个围绕自己转一圈的身影,其身上居然有种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对!智慧之泉。